《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一个小把戏的“成功学”

《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一个小把戏的“成功学”
太阳底下无新事,阳光之下有罪恶。一个亿万富翁的离奇自缢身亡,让笔者想起电影《三毛从军记》里的一句经典台词——我们都是小把戏——随后在片中讲出这句台词的师长也自杀了。当地时间2019年8月10日,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在纽约的狱中自杀。他的死,并不代表其背负的秘密从此就能深埋地下,只不过再次印证了那些幕后黑手的势力庞大。《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海报5月27日在网飞(Netflix)上线的4集纪录片《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Jeffrey Epstein: Filthy Rich)再次提醒着世人,自人类定居两河流域以来,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人类文明的阴暗面,从来都未曾绝迹,钻营之人工于心计、精于此道,爱泼斯坦这样一个“小把戏”只不过又一次展现了其惊人的“成功学”而已。不妨先从英国安德鲁王子的事儿说起:一位名叫弗吉尼亚的女子指控安德鲁王子强暴了她,她清楚地记得细节,指控安德鲁王子“大汗淋漓地贴上来,很恶心”。小报文化发达的英国媒体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香艳的王室八卦,版面一度超过英国脱欧进程与下议院选举。英国王室不得不密集展开危机公关,然而结果却是一场更大的王室形象危机。在安德鲁王子那次“毁灭性的”BBC专访里,他否认与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声称所有的合影均系伪造,甚至说自己“从来没上过爱泼斯坦女友家的二楼”,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假设真没去过,又为何要强调“二楼”呢,更何况他居然振振有词地表示自己患有罕见病,即“我无法出汗”↓↓↓最终伊丽莎白二世不得不在自己结婚72周年的那天晚上,亲自出面把安德鲁王子赶出王宫,并禁止其代表英国王室出席活动。就在今年6月初,安德鲁王子拒绝美司法部传唤,一度引发外界对于英美两国是否会陷入“外交危机”的疑云之中。相比起安德鲁王子的“社交性自杀”,其他与爱泼斯坦有关的大人物,在自证清白这件事上,也不见得做得有多好。就拿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来说,爱泼斯坦生前生后仍然在给他惹出不大不小的麻烦。早年间,当特朗普与爱泼斯坦都还只是“社会贤达”时,两人便交往甚密。爱把交情挂在嘴上的特朗普就曾多次提起过爱泼斯坦,其中一句“名言”,令如今的特朗普总统“后悔不已”——我认识爱泼斯坦15年了,他跟我一样喜欢美丽的女人,尤其是年轻的美女——更何况两人在棕榈滩的豪宅,只相隔1.6公里↓↓↓最近,国际黑客组织“匿名者”公布了一份法律文件,揭露特朗普曾在爱泼斯坦举办的派对上强奸13岁少女,并威胁少女及其家人保持沉默↓↓↓“推特治国”的特朗普总统自然又在推特大骂这种抹黑他光辉形象的“假消息”,而且他也一直宣称自己早就和爱泼斯坦分道扬镳。这话或许的确是事实,据说二人早就因为生意上的纠葛互生嫌隙↓↓↓但特朗普的种种撇清里仍然没有说清楚讲明白的一点在于,当年他有没有把持不住自己。另一位卷入爱泼斯坦疑云的美国总统便是克林顿。这位当年在任上因莱文斯基性丑闻差点搞到被弹劾境地的美国前总统,再次成为爱泼斯坦事件的主角之一。据说在警方搜查爱泼斯坦豪宅时,赫然发现一幅油画——画中人物就是克林顿↓↓↓在爱泼斯坦东窗事发之后,克林顿曾公开表示自己“和他十多年没说过话,也没去过他的小岛”↓↓↓然而根据飞行日志显示,在2001年至2003年间,他搭乘爱泼斯坦的飞机至少26次。说完这些忙着“擦屁股”的大人物,再来说说爱泼斯坦本身,《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揭示出一个事实——与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安德鲁王子、特朗普等人不同,爱泼斯坦的确就是个小人物。犹太裔的爱泼斯坦出生于美国中下阶层聚居的纽约科尼岛,但他自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上高中时连跳两级毕业。考入联合库珀大学后,他只待了2年,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拿到大学毕业文凭的人,却成为了道尔顿学院的讲师。纪录片里,将此事件称为爱泼斯坦的第一个谜团。且不论当时的他得到贵人相助还是自身努力,爱泼斯坦显然靠着自身的智慧及运气展露头角,这在他跳槽华尔街之后显露无遗。当然,他肯定没有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正道上。爱泼斯坦跟随史蒂文·霍芬伯格,利用假的财务报表,参与了价值4.6亿美元的旁氏骗局。并夸大其公司价值,以吸引新的投资人。在这场骗局中,爱泼斯坦负责虚假资产部分,操纵股价,非法交易股票。这起案件或许能够折射爱泼斯坦的人生轨迹。当年这起庞氏骗局败露,霍芬伯格被判刑20年,可爱泼斯坦毫发无损,原来他曾威胁过霍芬伯格,说自己是美国司法部的联合证人,手里有不少庞氏骗局的内幕文件。没错,爱泼斯坦的一招鲜就在于他能够牢牢掌握他人的把柄。爱泼斯坦与特朗普、克林顿的合影握人把柄,便能颐指气使。这很像是中国影视剧里常见的桥段,比如《雍正王朝》里的《百官行述》,《大宋提刑官》里刁光斗的账本。然而现实中的爱泼斯坦比中国影视剧呈现出来的,性质更为恶劣,他在位于美属维京群岛上弄了个“美国处女岛”,专做权色交易的勾当。本文提到的那些大人物,把柄就落在那座与世隔绝的岛上,而事发之后,极力想要抹去的,也跟这座岛有关。2005年,佛罗里达棕榈滩警局,陆续接到几位未成年女孩的证词,指控爱泼斯坦强暴、性虐。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人们发现爱泼斯坦事实上建立了一个性交易网络,令人发指的是,他专挑家庭不幸的未成年少女下手,利用女孩子们捞快钱、想成名的心理,在校园内进行“传销式发展下线”,让受到性侵的少女,成为帮助其招揽性奴的帮手↓↓↓就拿前文提到的弗吉尼亚来说,她16岁时在特朗普庄园做暑期工,后来被爱泼斯坦看中,变成了他的按摩师及性奴。随后她又不断被租给政客、商人等上层名流,还差点为爱泼斯坦和女友代孕。直到逃出魔爪后,才公开了自己在17岁时被安德鲁王子性侵的遭遇,并决定将所有性贩卖阴谋揭露出来。对此,爱泼斯坦公然宣称那些女性是自愿的,就是为了钱,如今说出来就是在讹诈,辱骂她们都是“该死的妓女”。2008年的听证会上,爱泼斯坦的律师突然跟美国检察官办公室达成认罪协议,将原本15年的监禁刑期缩短到18个月。作为一名性犯罪者,他住在私人区域的开放牢房,每餐吃高级料理,一周有六天监外工作,几乎跟住汽车旅馆没什么差别。结束服刑后,爱泼斯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派对,并大张旗鼓请来了安德鲁王子等人。直到2017年,反性侵运动风起云涌,许多女性站出来讲述被性骚扰或性侵的经历,其中也包括爱泼斯坦的受害者们。纽约警方很快启动了专项调查,并于2019年7月6日将爱泼斯坦逮捕归案,指控其针对未成年少女实施性贩卖等罪名,最高刑期可达45年。随后爱泼斯坦就突然死了。事发区域的监控摄像头又突然坏了。爱泼斯坦的司法调查就这样草草收场。那些当年被骗去岛上的女孩们,如今是何处境?诚然,她们都不是完美受害者。在被爱泼斯坦之流性侵后,她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当起了皮条客。其中一个女孩说:“作为年轻女孩,你只能按他的话做,因为他是个成年人。”笔者认为这不全然是为己开脱的借口,她的话同样反映了爱泼斯坦的算计——一个无权无势的未成年少女在登岛的那一刻就成了有权有势的爱泼斯坦的待宰羔羊。爱泼斯坦死后,听证会没有取消。十几名曾经被侵害的女性,受法官波曼的邀请出庭。她们从世界各地赶来,聚集在法庭门前,并肩走进大门。庭上,很多人第一次诉说了自己的遭遇。许多欧美影评人都大加赞美这一段落,认为其表现了“正义终将得到声张”,“弱者的声音终会被世人听到”等美好意义。然而笔者却依旧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爱泼斯坦的发家之路并不新鲜,或者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玩得太过火,可能至今仍然是一副人模狗样。更何况特朗普祖上在美国的第一桶金,也是在美国西部淘金热中开色情旅馆有关。时空背景转换,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仍然是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女人们。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里借瓦尔科夫斯基公爵之口写道——我想向您揭开一个有关人性的秘密,在我看来您对此还一无所知,我坚信,这个时候您一定会把我看作罪人,或许甚至是一个无赖,一个腐朽堕落、道德败坏的怪物。爱泼斯坦则用他不光彩的一生再次表明,一个势力小人始终能够利用规则及潜规则发迹,并借此布局自己庞大的保护伞。所以,如果不能让权力真正在阳光下运作,那么无论其标榜得多么文明,丑陋终将如影随形。(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