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五人制国脚球场猝死,所属俱乐部处境困难仍积极善后

原五人制国脚球场猝死,所属俱乐部处境困难仍积极善后
6月17日讯?此前,五人制国家队球员张文在宁波的一场比赛中猝死,引发了球迷的广泛关注。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为张文进行急救的一位医生表示,如果场边有台AED,说不定他就不会走了。5月31日下午,一项五人制足球赛事在浙江省余姚市某球场进行,参加比赛的16支球队,大多是当地的足球爱好者。疫情防控形势有所好转,体育场所有序开放,久疏球场的队员们自然想过过脚瘾,正好有赛事举办,他们便各自组队,准备一展身手。“当时知道有机会和原国脚过过招,真的很兴奋。”报名参赛的姚和说道。张文生前效力于宁波勇虎足球队,是球队的绝对主力,“因为余姚和宁波很近,有的参赛选手都是他们的球迷,平时会去看他们踢比赛。”而来到赛场的张文完全没有架子,和队友说说笑笑,在场有人向他打招呼,他也会礼貌回应。本场比赛是该赛事首轮第三场,比赛开始不过一分钟,旁观者就察觉出张文的状态有些异样,他的队友询问需不需要休息,张文只回了句“没事”,便继续站在场上。“没怎么跑,也没怎么触球,就有点支撑不住了。”4分钟后,张文蹲在了地上,随后不省人事,甚至出现抽搐的症状。大家察觉情况严重,立即暂停了比赛。场边有一名参赛选手正好是医生,立刻为他做起心肺复苏紧急抢救,场边的球迷马上拨打120,并跑出球场等待救护车。“张文被送上救护车时,医生说已经不行了,太快了。”得知这个消息,几位队友大声哭喊张文的名字,希望他能听到。“以前在新闻上看到过别人在球场上猝死,但从没想过这么好的兄弟在自己眼前走了。”宁波队主教练耿德旸说道,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幕在自己眼前发生。“那天他是上午10点多到的宁波,稍微休息了下之后去了余姚比赛。”宁波勇虎足球队总经理钱科峰透露,此前有专业人士称,张文是因为没有系统训练造成的猝死。但钱科峰予以了否认,“他之前一直在训练,强度也都有所保持,检查也都正常,不存在训练不科学的问题。”除此之外,钱科峰还提到张文作为原国脚和队内核心,一直非常自律,“不抽烟,不喝酒,一般晚上10点多就睡了,作息也很规律,我真的想不明白。”目送张文上救护车时,为他做心肺复苏的医生感叹了一句,“如果场边有台AED就好了,说不定他就不会走了。”AED的全名是自动体外除颤器,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用于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医疗设备。在心跳骤停时的最佳抢救时间——“黄金4分钟”内,利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对患者进行除颤和心肺复苏是有效制止猝死的办法。然而因为国内AED的普及率还不高,张文去世前所在的球场也没有配备这一设备,由此未能增加一丝生机。在张文离世的当天,该项比赛也被取消,球场又回到了疫情时期冷清的模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家里人已经不让我踢球了,”姚和说道,“张先生去世,大家都很心痛。另一方面,余姚整个地区好不容易培养起的足球气氛,可能也要受严重打击了。”当地的业余球友之后进行了募捐活动,“像这次参加比赛的球队,几乎每个人都捐款了,小到二十,大到两千,光是县级市的球迷圈子就已经捐了八万多了,有不少人还是张文的球迷。”姚和说道。另一方面,张文的家人已经赶往宁波处理后事,宁波勇虎足球队正在积极与家人协商进行赔偿,“小俱乐部本身不容易,遇上这样的事情更是痛心不已,我们也会和他的家人妥善处理张文的后事。”出自实德青训 五人制国足常客张文出生于1989年2月17日,自小在实德梯队进行足球训练,那时的实德青训全国赫赫有名,和他同一批的,还有李学鹏、张作俊、赵宏略等人。2009年,张文开始征战五人制赛场,并多次入选五人制国家队,出战过2014年亚洲室内五人制足球锦标赛、2016年五人制世预赛等重要赛事。张文的国家队履历光鲜亮丽,俱乐部方面的境遇却非常坎坷。2016年,张文曾一度回到11人制足球,加盟了一支位于青海的中冠球队,随后辗转前往深圳鹏城队,不过球队在成功冲乙后,却没能留下来。随后他效力于大连君越、浙江黄龙、大连元朝、大连普区湖大、宁波勇虎等球队。2014-2015赛季,他帮助大连元朝夺得五甲冠军。2018年,张文回到五人制球队大连普区湖大;2019年,他在好友兼师兄耿德旸的邀请下,加盟了宁波勇虎征战五超。但是在加盟宁波队前,张文也遇到了中国球员最常见的问题——欠薪。“此前查过他的社保,断了好久了,后来我们想办法帮他补。”来到宁波之后,俱乐部给张文开了1.8万元的工资,相比较11人制足球,这点工资称不上高,但在国内的五人制足球队中,这已经是高薪水平,“张文也很知足,他说工资足以偿还房贷,也可以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过上不错的生活。”踢球之余,张文也在学习一些五人制教练的课程,想在退役之后以教练员的身份继续从事足球工作。疫情之前,张文准备了几双新球鞋,希望在新赛季的训练和比赛时有个新气象,球鞋一直放在俱乐部其房间里,“看到这些鞋子就会想起他,然后就难受。”张文的队友说道。沟通善后事宜 小俱乐部雪上加霜张文离世后,俱乐部与其家人积极协商沟通善后事宜。“我们也知道,生命是不能和金钱画等号的,俱乐部还是想了很多办法筹集了资金,但我们也是一家小本经营的俱乐部,现在的处境非常困难。”总经理钱科峰说道。自疫情暴发后,宁波勇虎自今年3月份以来一直在大连集训,6月初回到宁波。不过,由于目前室内场馆仍未开放,球队仍将继续在室外场地进行训练。据悉,新赛季球队的预算支出是400万元,除去已经到账150万元的经费外,球队目前费用支出已经超过100万元。目前球员的平均月工资在1万到1.5万元左右,疫情前后工资没有太大区别。对于支出的费用,钱科峰表示目前超出的费用基本上都是个人进行垫付,当资金不足时,只能通过借贷来缓解。“现在基本上所有足球俱乐部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我们首先要保障球员的利益不受损失,再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这点压力还是要挺住的。”因为疫情原因,球队中的巴西外援无法回到中国参加训练,但这几个月,俱乐部给外援的工资一分没有少过,“当初的合同规定的,我们就要履行,另一方面巴西外援也很自律,在他居住的地方进行训练。”疫情期间有两名队员离队,球队一方面在保障球员都能按时拿到工资,做好球员的思想工作;另一方面还要做好引援,5月初引进了关智超、景德洋两名球员,保证了目前18人的大名单。另外,俱乐部还积极从事青训项目,这也成为了球队一笔不小的开销,有20多名教练员和150多名学生的资金问题需要解决,作为俱乐部方面只能积极协商做好应对工作。相关阅读:川媒:成都52岁球友猝死,近三个月全国已四起球场猝死网曝五人制国家队原国脚张某在宁波踢比赛时猝死